当前位置:首页

西方也在做

2018-12-09 10:49

文化是通过人来传承的,后继无人的文化注定日益弱化,最终消亡。传承才能唤起文化的生机,我国的中学是应试教育模式,不把传统文化教育当一回事儿,而大学又没有传统文化学科。近几年一些学者提出要在大学设国学专业的建议,在大学中征求意见时就被否定,因为中国的大学引入的是前苏联和欧美的教育模式,多数管理者和学者满脑子是西方学科概念,他们并不懂中国的传统文化,只是用西方的学科分类法强行肢解了传统文化的内容,简单地把传统文化分入现有的文、史、哲三个学科。这样,他们就认为国学并没有自己独立的内容。因此断定国学不是一个科学的概念。这是用西方化的观念体系来审查中国传统文化,国学概念虽不准确但中国传统文化确实存在着,中国传统文化可以不用国学这一概念来称呼,但是中国传统文化学科应该设立。因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价值观、经典智慧、思维方式、叙述方式,并不是文、史、哲三个学科就能承担传授任务,中国传统文化有着不可替代性。认为将文、史、哲学科合在一起就是传统文化,显然是用现有学科名称去置换应有的学科概念,现在是有些大学立起了国学研究院或国学教育中心的牌子,但实质上不过是把文、史、哲三学科放在了一起,只是走了个形式,还是各学科去干各学科的事情。到头来,传统文化的综合性、整体性思维方式被阉割了,传统文化的实质性内涵仍然没有找到。

搞清传统文化的本质固然重要,但还不是树立传统文化学科的宗旨,宗旨应该是培养精通传统文化的人才。西方大学中的分科教育只能培养出来某一方面的专家,用整个中国传统进行教育才能培养出来大师级的文化传人。有了他们的传承和传授,中国传统文化才能发扬光大。

由此也可以看出西方教育分科也有弊端,只是照搬西方那一套是不行的,这也是我们文化转型的一项意义,教育的改变能够促进文化的转型,我们的教育应该变一变了。

文化转型是世界文化的趋向。当我们知道我们的文化也该转型的时候,我们惊异地发现:我们的传统文化已经明显弱化了。我们不但没有了文化大师,就连优秀的传统文学者也已经不多。

最近,著名文化学者李学勤、袁行珮、纪保成建议在大学设立国学专业,这个建议放到国务院学科评议组征求意见时,只有少数人支持,多数评委反对。近几年,经常有学者提出类似的建议,反应出学界对传统文化的重视。

传统文化后继乏人,每况愈下,我们还拿什么与西方文化相融?文化的转型也只能是一句空话!

国学这一提法,是上世纪初章太炎等学者提出来的,他们还创办了国学杂志,曾经掀起一阵国学热。国学这一概念在近两年遭到一些学者质疑,这一概念是否准确,有待于学界的研究和讨论。但是人们都知道国学指的是中国传统文化。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安身立命的文化之根据。“五四”运动之后,传统文化的发展方向,一直是学界和国人重视的大课题。改革开放之后,由于我们对现代化的选择,使得我们再一次审视我们的传统文化的走向。文化界普遍认为文化不能移植,不能嫁接,只能进行转型。转型包括两个重要内容,其一是剔除传统文化中的缺陷;其二是将传统文化中的优点与西方文化中的优点相融汇。这种文化转型工作,不只是东方在做,西方也在做,西方学者也在设法将东、西文化中优秀的成分融汇在一起。